话费神经病,逗比忧郁患者

继续我墓碑二连的日子,不清不楚,随缘a了。

1

我不希望各位知道图灵,是因为《模仿游戏》。
没有去看过,所以只能淡淡揭过——电影是艺术化的作品,是给观众看的假面。
了解图灵,其实没有最好的方式可言,但私以为,对于已故的伟人,年代久远了,传记最妥帖。
购入了原文的传记,还有影印的译文,吃力地一字一句对照看过去,就会发现一个庞大神秘的黑洞出现在眼前,引人探寻却又心生怯懦而退缩。
认认真真读传记,也许会不禁打脸,这完全像小说了——人生如戏,何况伟人。

图灵是什么样的,干了啥,遭受了啥,有啥成就地位,我不想也不愿一一赘述,无关懒惰,只是盼望更多人主动的挖掘。

发现一颗始终悬挂在高空中的闪闪发光的启明星。

© 油渣珍珠 | Powered by LOFTER